審判領域的“緝毒戰士”

發布時間:2017-01-10 | 來源:本站 | 作者:原創 | 瀏覽數:15126 次

 

 

李浩浩。王昌輝 攝

李漢加。王昌輝 攝

    南方日報訊 (記者/盧慧 通訊員/盧思瑩)說起毒品犯罪,大部分人想到的可能是抓捕毒販時驚心動魄的場面,卻很少有人想到,法院審判毒販也在進行著一場場沒有硝煙的戰爭——與毒販斗智斗勇,庭審中挖掘事實真相;深化審判管理,維護和彰顯公平正義。

   惠州中院刑一庭是惠州審理毒品案件的主戰場,尤其是2013年“雷霆掃毒”六大集群戰役打響后,案件數量激增,年均審理逾百宗。刑一庭的法官李浩浩、李漢加年均審理毒品案件數十宗,是名副其實的“緝毒戰士”。

   讓負隅頑抗的被告說出“我認罪”

   “我沒意見,我認罪!”在庭審中,被告人的認罪似乎稀松平常,但對于李浩浩審理的一宗涉毒案件來說,這一句認罪的話實屬不易。

   2013年4月的一天,龍門縣龍江鎮一個魚塘里漂浮起一大片死魚,塘主找不到肇事者賠償,一怒之下報了警。然而,這一樁死魚案卻牽出一宗毒品案。原來,是有人在魚塘附近的果場內制造氯胺酮,制毒產生的污水流入魚塘,導致魚大片死亡。警方順藤摸瓜,一舉破獲涉毒案。

   氯胺酮俗稱K粉。不少K粉制造原本集中在惠州惠東,隨著緝毒風聲日緊,制毒團伙逐漸向周邊地區擴散,龍門是其中一個點。2013年3月至4月,以阮某華為核心、包括制毒師、運送司機和其他幫手若干的制販毒團伙,多次在龍門多個隱蔽地點制造、販賣K粉,直至被警方抓捕。

   “案件審判過程很順利,除了一名被告人。”李浩浩說。被告人劉某靈自被警方抓捕到偵查階段,甚至在法庭上,一直否認參與制毒。庭審中,李浩浩拿出團伙多名成員的證詞質問劉某靈,多項證據指出劉某靈參與了運輸制毒原料等輔助性環節。“我沒意見,我認罪!”1個多小時的對峙后,劉某靈的負隅頑抗最終被瓦解。

   李浩浩說,案件審理中,如果相關人員的證言、證詞可以相互指認,其他視頻資料、通話記錄、銀行轉賬記錄等犯罪證據能夠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,嫌犯僅靠“死不認罪”是沒有用的。

   為喊“刀下留人”的死囚叫停死刑

   “刀下留人!”2014年5月23日,在惠州中院召開的死刑宣判執行會上,死刑犯劉某彪在宣判后大呼冤枉并稱有重大立功舉報。包括法官李漢加在內的合議庭進行短暫合議后,決定暫停死刑執行程序,劉某彪被押回看守所。

   劉某彪是惠東平山人,2014年剛40歲,有3個孩子。他被指控從2010年開始領導一個制毒團伙制毒4次,涉及制造毒品102公斤,一審被惠州中院判處死刑。2012年,劉某彪不服判決并上訴到廣東省高級法院,二審維持死刑判決。后經報最高法院審查核準死刑。

   被押赴刑場執行死刑的死囚,因喊冤叫停了執行,這樣的情況在惠州是唯一一例。“死刑是非常嚴肅的,人命關天。”李漢加說。

   幾個月后,相關資料核查后顯示,劉某彪立功舉報內容不實,再次報經最高法院審查核準簽發死刑令。“雖然劉某彪最終被執行死刑,但這一波折的過程體現出死刑執行是一項程序復雜而嚴謹的工作。”李漢加說。

   在毒案審理中構建精細審判機制

   2013年,廣東2000余名公安和邊防武警以惠州為主戰場,同時在5省10地開展收網行動,成功偵破公安部督辦毒品目標專案,摧毀3個特大制販毒犯罪團伙,打響“雷霆掃毒”六大集群戰役“第一槍”。也就是在這一年,惠州毒品案件審理數量激增,占當年收案數70%,有關涉毒案件審判的一系列問題隨之而來。

   “毒品的純度再低,適用的法定刑幅度也不能降格,但對于量刑仍有影響。”李浩浩說,在惠州審理的涉毒案件中,液態毒品、固態毒品、固液混合狀毒品皆有,這對毒品含量鑒定及接下來的量刑造成困擾。因此,李浩浩主導起草《關于毒品含量鑒定的指引》。

   李浩浩組織起草《關于辦理毒品案件審查證據的指引》,就如何認定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身份的證據,毒品查扣程序、稱重程序等作出實操指引,進一步規范公檢法系統對涉毒案件的辦案流程。

   “近幾年在涉毒案件管轄問題上也作了明確。”李漢加介紹,目前涉毒面臨刑期約三年左右的涉毒案件由縣區法院審理,涉毒數量在200克以上、面臨十五年以上或無期或死刑的案件統一歸由惠州中院審理。

   “不休息法官”“奶爸法官”年辦毒案數十宗

   “每一宗涉毒案件從開庭前起就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。”李浩浩說,從看起訴書了解案情,到為可能判處無期及以上徒刑或家庭條件較差的被告指定辯護人,再到發傳票、給辯護人閱卷,開庭前一天還需再次閱卷,這些都只是案件審理的1/3工作而已。

   毒品案件取證難,一定程度依賴被告人口供,但庭審中往往情況百出,被告人或推翻證供,或避重就輕,需要法官隨機應變根據當時情況來訊問被告人。同時,毒品案件往往團伙作案,一個案件涉及被告人少則十幾人、多則數十人,審理難度較大。

   開庭完畢后,更細致的筆頭工作還有待法官完成。從再再次仔細閱卷到撰寫審理報告,確定案件主犯、從犯以及量刑。至此,一項龐大而細致的工程才算完成。

   加班對于李浩浩、李漢加來說是家常便飯。從2008年任職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至今,李漢加年均辦案超過100宗,最高峰當年辦案170余宗。“周六保證不休息,周日休息不保證”已成為李漢加自嘲的“名言”。

   2013年,李漢加被評為惠州市第三屆“十佳法官”。李浩浩2013年任職惠州中院刑一庭法官,在照顧妻子懷孕的日子里,辦案數量仍保持在刑一庭前列,被同事稱作“奶爸法官”。

   二人所在的刑一庭主要審理毒品、涉黑、危害國家或社會安全、綁架等暴力犯罪案件,刑事審判壓力空前。近年來,李漢加審理毒品案件超200宗,李浩浩審理毒品案件超100宗,是審判領域名副其實的“緝毒戰士”。

3d开机号走势图